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纪委办公室、监察处、审计处
网站首页|机构设置|通知公告|工作动态|法律法规|规章制度|法规解读|宣教园地|警钟长鸣|下载专区|专题|举报指南
钟黎:纪检干部的杰出代表 04-11
周恩来是如何过好"亲属关"的 03-25
打铁还需自身硬 11-02
有限的生命 无尽的忠诚 09-16
两份遗嘱 两袖清风 04-07
更多>> 
请输入要搜索信息的内容!

处长:62769042

副处长:62768617

纪检科:62769372

监察科:62769741

传真:62769372

 
学习先进
他走了,却仍活在大家心里
2014-12-18 11:06 董延 何清平  重庆日报 审核人:

 

“如果知道他病得这么重,我肯定不会一直找他。”重庆渝中高级职业学校副校长程英伟至今仍觉内疚。  

程英伟口中的他,就是渝中区教育纪工委书记夏晶升。11月7日,年仅46岁的夏晶升因病逝世,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难以置信:“夏书记什么时候得的重病?”  

“救火队长”从不推诿难题  

夏晶升的病情只有他的家人和一两个同事知道。  

“我11月初才听说夏书记住院,11月6日去看他,没想到竟是最后一面。”程英伟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很伤感,“夏书记瘦得没人形了,勉强能说话,还在问我工作怎么样了。”程英伟说,“如果知道他病得这么重,我肯定不会一直找他……”  

程英伟的另一个身份是重庆嘉陵气动元件厂厂长。这些年,地方校办企业逐渐关闭,在人员安置、资产清算方面矛盾突出,重庆嘉陵气动元件厂因资产变现方面有分歧,企业职工长期到学校、教委集访。夏晶升分管校办企业工作,是程英伟的分管领导,一遇到头痛的事,程英伟就会直接找夏晶升“救火”。  

程英伟最后一次找夏晶升的“麻烦”是今年4月30日。清算工作是持久战,每天要不断跟职工解释政策,做思想工作,程英伟熬不住了,直接在职工大会上撂挑子:“我辞职不干了。”夏晶升知道后,找程英伟谈话:“我晓得你压力大,但有学校、教委在背后支持你,你要有信心。”  

夏晶升态度温和,声音比平时小得多,程英伟不知道,此时,夏晶升已经做过两次手术,很快将再次住院。“夏书记从来没让我们知道他的病情。”程英伟记得,今年1月16日,有多名工人堵在厂门口,他只能找夏书记“灭火”。夏晶升晚上7点多赶到,耐心做解释工作,直到深夜1点多才走。“那时候夏书记看起来有点疲惫,但一直在坚持工作。”  

“救火队长”夏晶升对工作认真负责、勇于担当,是很多人对他最深的印象。  

去年底,后工一校办企业清算关闭到了最后阶段,夏晶升与渝中区校办企业公司总经理高云明等工作人员,在大坪金银湾一个阴暗潮湿的小楼里,整整工作了一个半月,对数百号员工挨个做思想工作。  

“那时候,他就经常下腹疼痛,脸色苍白,我就劝他,夏书记,你去医院看看吧。”高云明说,夏晶升还是坚持把工作做完,直到3月份才去医院检查,“他是领导,完全可以把那些难题交给其他人办,但他从不推诿。”  

铁面办案 直面“烫手山芋”  

在纪检工作上,夏晶升铁面办案,直面“烫手山芋”。  

至今,与夏晶升打过交道的某局负责人仍记忆深刻:“夏书记太较真了,一点都容不得弄虚作假。”  

2011年9月15日,教育部治理教育乱收费专项检查组到重庆检查,发现渝中区一小学存在以某某俱乐部名义组织学生中午参加兴趣活动并违规收费的问题,要求渝中区教委彻查此事。  

夏晶升带着纪工委的干部经过多方调查,很快发现,渝中区的几所中小学共设有5个俱乐部,而一个在校内开展培训收费的俱乐部还下设有15个分部。这20个俱乐部在渝中区存在多年,均隶属于渝中区某局。  

一时间,调查陷入僵局,各种阻力接踵而至,但夏晶升没有躲闪,他上门约谈该局负责人。当时,该负责人振振有词:“这20个俱乐部都是在区民政局登记、在区发改委备案成立的合法民办非企业单位,且培训属于有偿服务,收费当然是应该的。”  

夏晶升面带微笑,却很坚定地说:“俱乐部作为依法注册登记的民间非营利组织,应该从事非营利性、公益性的社会体育服务活动,不应该向在校学生另行收取培训费用。”夏晶升接着说,“无论牵涉到多少人,在党纪国法面前,都必须按章办理!”很快,这20个在学校开展收费培训的俱乐部被取缔,清退了违规收取的经费。  

2013年,夏晶升顶住各方压力,坚决清退了5所义教公办学校于2012年底前就提前收取的与入学挂钩的择校费,清退人数和金额均为100%;夏晶升妻子所在的学校被查出教辅材料违规收费,他也按照规定一查到底。  

心系群众 带头遵守廉政纪律  

铁面办案的同时,夏晶升也有柔情的一面。  

“我们企业85名员工,他叫得出名字的20多人,面熟看到会打招呼的超过了50人。”程英伟很佩服夏晶升,“他没有架子,真是掏心掏肺与工人沟通。”  

渝中区32个校办企业,在夏晶升3年多的任期内,顺利清算关闭了10个。高云明说:“全靠一个一个沟通做工作,难度之大难以想象。”不少与夏晶升打过交道的职工说:“夏书记实在,不说大话空话,管用。”  

渝中区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余晴更能体会夏晶升心思的细腻。“夏书记总是说,资助工作是做善事,要把善事做好,好事做实。”对贫困学生的资助是有具体规定的,没有更多的资金可灵活使用。2013年底,夏晶升发动朋友帮忙,为全区52个特困学生发放了节日补贴。他说,虽然钱不多,但表达的是一份心意,让特困学生感受到社会的关爱。  

让同事们感动的是,夏晶升总是把荣誉让给其他人。2012年,市教育纪工委评选市教育系统优秀纪检监察干部,夏晶升是最有可能评上的,但是他主动将名额让给其他同志;渝中区要评选推进助学贷款先进个人,夏晶升告诉工作人员:“我是领导不要选我,把名额让给一线的同志。”  

打铁还需自身硬,作为纪检干部,夏晶升带头遵守廉政纪律,外出检查工作,遇到送红包的,他总是拒绝,并带头将没能退回的红包、礼金上缴廉政账户。  

渝中区教委纪审室的干部见证了夏晶升生命的最后阶段。今年3月,夏晶升跟大家打招呼:“明天我要去做一个手术,可能会耽误几天工作,你们不要来看我,也不要出去说。”  

术后,夏晶升回来上班,当时他的身体已经到了喝水都会呕吐的情况。“常常是前一分钟看到他在厕所吐得很厉害,后一分钟他又回到办公桌前处理堆积的文件和信访案件。”同事小杨回忆道,“5月下旬,夏书记再次住进医院,仍然不准我将住院的事情告诉其他人。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绝大多数同事都不知道他生的什么病,在哪家医院住院。”  

11月7日,夏晶升留下家人和他钟爱的事业走了,也留给了身边人无尽的怀念。“夏书记走了半个多月了,我闭上眼睛仍会不时想起他。”程英伟说。(董延 何清平  

关闭窗口
 
 
 

重庆工商大学纪委办公室、监察处  版权所有